請用微信小程序<重慶新聞網(wǎng)分享圖制作工具>掃碼
請用微信掃一掃分享
搭上陸海新通道 重慶老撾經(jīng)貿合作邁上新臺階
2023年11月3日 8:44 來(lái)源:重慶日報
2022年2月20日,陸海新通道中老鐵路(重慶—萬(wàn)象)班列從重慶團結村中心站發(fā)出,標志重慶成為中老鐵路第一個(gè)實(shí)現“周周班”常態(tài)化運行的城市。
2022年2月20日,陸海新通道中老鐵路(重慶—萬(wàn)象)班列從重慶團結村中心站發(fā)出,標志重慶成為中老鐵路第一個(gè)實(shí)現“周周班”常態(tài)化運行的城市。

  數讀>>>

  14.15億元

  截至2023年9月底,重慶累計開(kāi)行中老班列420列,運輸0.96萬(wàn)標箱,貨值14.15億元

  5000個(gè)標箱

  陸海新通道(重慶—老撾萬(wàn)象)班列為老撾地標“拉薩翁廣場(chǎng)”項目已累計運輸超1000個(gè)標箱,預計項目投用后可運輸5000個(gè)標箱左右

  10月25日,老撾時(shí)間上午10點(diǎn)23分,一輛輛裝載著(zhù)集裝箱的卡車(chē)陸續駛入塔那愣陸港,并在指定區域由吊車(chē)將箱子卸下。

  這里是老撾最重要的港口之一,距離老撾首都萬(wàn)象市中心僅30分鐘左右車(chē)程,所有經(jīng)中老鐵路從中國運至老撾的貨物,都要在這里清關(guān)銷(xiāo)往各地。

  “這里有很多都是來(lái)自中國的箱子!彼倾蛾懜郦氋Y有限公司業(yè)務(wù)部業(yè)務(wù)開(kāi)發(fā)負責人林曉強雖是老撾人,卻說(shuō)著(zhù)一口流利的中文,他指了指越堆越高的集裝箱表示,中老鐵路開(kāi)通后,明顯感覺(jué)到老撾與中國之間來(lái)往越來(lái)越密切。

  重慶,便是中國參與中老鐵路建設最積極的省區市之一。

  自中老鐵路開(kāi)行以來(lái),重慶成為第一批開(kāi)行中老鐵路國際班列、第一個(gè)開(kāi)行回程班列、第一個(gè)實(shí)現“周周班”常態(tài)化運行等“三個(gè)第一”的城市。截至2023年9月底,中老班列累計開(kāi)行420列、運輸0.96萬(wàn)標箱、貨值14.15億元。

  陸海新通道首個(gè)海外區域公司設在老撾

  10月23日下午,在位于萬(wàn)象市的老撾國家工商會(huì )會(huì )議室里,丁美軍左手搭在商會(huì )副秘書(shū)長(cháng)馬才德的肩上,右手握住馬才德的手,嘴里念叨著(zhù):“那個(gè)合作協(xié)議盡快落實(shí)喲!

  馬才德笑著(zhù)回復:“肯定的肯定的,已經(jīng)起草得差不多了!

  丁美軍是陸海新通道運營(yíng)有限公司市場(chǎng)部副部長(cháng),也是陸海新通道運營(yíng)老撾有限公司(以下簡(jiǎn)稱(chēng)陸海新通道老撾公司)駐點(diǎn)負責人。近期,他與老撾國家工商會(huì )達成合作共識,雙方即將簽署框架合作協(xié)議,讓老撾更多企業(yè)可以搭上陸海新通道,實(shí)現互惠共贏(yíng)。

  從丁美軍與馬才德的交談可以看出,兩人十分熟絡(luò )。

  “我是今年4月到老撾的,目前最主要的工作,就是開(kāi)拓當地市場(chǎng)!倍∶儡娬f(shuō),之前老撾與重慶在陸海新通道上有一定合作,但可以提升的空間還很大。所以,他到老撾后,最主要的任務(wù)之一,就是拜訪(fǎng)當地相關(guān)單位,推介陸海新通道。

  據不完全統計,到老撾近6個(gè)月的時(shí)間里,丁美軍已經(jīng)帶著(zhù)團隊拜訪(fǎng)了十余個(gè)老撾的政府部門(mén)、幾十家商業(yè)協(xié)會(huì )、近百家企業(yè)。

  與老撾國家工商會(huì )的合作,便是丁美軍團隊努力的成果之一。

  西部陸海新通道物流和運營(yíng)組織中心主任劉瑋介紹,公共衛生事件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陸海新通道拓展全球輻射范圍的速度。如今,公共衛生事件在全球的影響已逐步減小,重慶也開(kāi)始全面加速布局海外市場(chǎng)。

  東盟是重慶最大的貿易伙伴,陸海新通道則是推動(dòng)中國西部地區與東盟貿易往來(lái)的經(jīng)濟走廊。陸海新通道運營(yíng)有限公司在東盟設立區域分公司是必要之舉。2022年4月,陸海新通道老撾公司正式成立,成為了陸海新通道首個(gè)海外區域公司。

  首個(gè)海外區域公司為何選擇落戶(hù)老撾?

  中老鐵路是一個(gè)重要原因。

  丁美軍表示,中老鐵路的開(kāi)通,大幅縮短了重慶乃至中國西部前往東南亞的時(shí)空距離。陸海新通道(重慶—老撾萬(wàn)象)班列常態(tài)化開(kāi)行后,越來(lái)越多的企業(yè)選擇這一路線(xiàn),老撾成為投資的新熱土。

  在老撾發(fā)展十余年的重慶人朱汀也有同感。他說(shuō),中老鐵路為中老兩國經(jīng)貿往來(lái)提供了新的機遇,近兩年已有不少重慶人、重慶企業(yè)來(lái)到老撾考察,開(kāi)拓新市場(chǎng)。

  站在老撾的角度,陸海新通道與中老鐵路的結合,也是一次絕佳的機遇。

  老撾公共工程與交通運輸部副部長(cháng)維萊卡姆·福薩拉特在2023年智博會(huì )上明確表示,中老鐵路的開(kāi)通,成為了陸海新通道駛向老撾的基礎支撐。后續,老撾將進(jìn)一步推動(dòng)陸海新通道與中老鐵路兩大物流通道有機集合,共享“一帶一路”倡議下的機遇,助力老撾從“陸鎖國”向“陸聯(lián)國”轉變。

  2023年6月,老撾人革黨中央總書(shū)記、國家主席通倫率老撾代表團來(lái)渝考察時(shí),專(zhuān)程考察了陸海新通道建設情況,希望更好發(fā)揮老中鐵路作用,在物流、貿易、產(chǎn)業(yè)等方面開(kāi)展務(wù)實(shí)合作。

  重慶市政府口岸物流辦主任楊琳介紹,老撾是最早響應,并積極共建陸海新通道的國家之一,不僅多次在公開(kāi)場(chǎng)合呼吁各方促進(jìn)通道發(fā)展,其國內政府部門(mén)、企業(yè)等也時(shí)常來(lái)重慶,溝通陸海新通道的合作事宜。

  陸海新通道助力“老撾地標”加速建設

  與很多剛認識到陸海新通道與中老鐵路帶來(lái)機遇的人不同,重慶人樊彥在老撾投資建設的地標建筑“拉薩翁廣場(chǎng)”,已經(jīng)在享受兩大通道結合后的“紅利”。

  萬(wàn)象作為老撾首都,地勢平坦,卻鮮有高樓與現代化建筑。拉薩翁廣場(chǎng)位于萬(wàn)象最核心區域,包含寫(xiě)字樓、商場(chǎng)、酒店等,與老撾國家會(huì )議中心、老撾黨中央辦公廳相鄰。因為現代化的外觀(guān)設計,和明顯區別于周?chē)ㄖ母叨,拉薩翁廣場(chǎng)十分惹眼。

  如今,人們只要進(jìn)入萬(wàn)象市中心,遠遠便能看到拉薩翁廣場(chǎng)的最高建筑——高138米共33層的萬(wàn)達文華酒店。目前,酒店已經(jīng)封頂,正在進(jìn)行室內裝修。

  據了解,這是目前老撾最高的建筑,有“萬(wàn)象之巔”的稱(chēng)號,站在其最頂端,可俯瞰整個(gè)萬(wàn)象市,頗有“一覽眾山小”的感覺(jué)。

  “這種類(lèi)型的項目在國內比較常見(jiàn),但在老撾建設難度非常大!狈畯┱f(shuō),這個(gè)項目規格高,對原材料、設備的要求也很高,但老撾沒(méi)有這些材料和設備。

  比如,項目所需的通風(fēng)管,其原材料要從國內運到萬(wàn)象來(lái),然后在項目現場(chǎng)進(jìn)行制作。類(lèi)似的情況在拉薩翁廣場(chǎng)項目建設的過(guò)程中比比皆是。

  老撾方面非常重視這個(gè)項目,準備將其作為明年多個(gè)重要活動(dòng)的舉辦地。為了搶抓工期,樊彥可謂想盡了辦法,是中老鐵路與陸海新通道,解決了拉薩翁廣場(chǎng)項目在物流運輸上的“燃眉之急”。

  丁美軍說(shuō),拉薩翁廣場(chǎng)項目在萬(wàn)象非常有名,他來(lái)到老撾后,迅速與樊彥連上線(xiàn),雙方一拍即合,決定通過(guò)陸海新通道(重慶—老撾萬(wàn)象)班列來(lái)運輸拉薩翁廣場(chǎng)項目所有需要從國內運輸的貨物。

  隨后,丁美軍開(kāi)始為拉薩翁廣場(chǎng)項目定制專(zhuān)項規劃,包括路線(xiàn)選擇、時(shí)間安排、貨源組織、專(zhuān)列開(kāi)行等。

  2023年6月起,陸海新通道(重慶—老撾萬(wàn)象)班列正式開(kāi)始運輸拉薩翁廣場(chǎng)項目所需要的貨物,截至10月中旬,運輸貨柜數量已超過(guò)1000標箱。丁美軍介紹,這些貨物不僅是重慶造,也有在國內其他省區市生產(chǎn)的,但最后都會(huì )在重慶集結,然后再發(fā)往老撾萬(wàn)象。

  10月27日下午,樊彥站在拉薩翁廣場(chǎng)項目前,指著(zhù)一堆放在工地的材料說(shuō),這些東西絕大部分都是從重慶運過(guò)來(lái)的,以前走江海聯(lián)運至少要一個(gè)多月,現在幾天就到了。這為項目按期交付,打下了堅實(shí)的基礎。

  樊彥透露,在整個(gè)項目完全投用前,所有需要從中國運輸的東西,都會(huì )交由陸海新通道(重慶—老撾萬(wàn)象)班列負責。

  丁美軍則表示,目前就拉薩翁廣場(chǎng)項目,陸海新通道老撾公司也在進(jìn)一步優(yōu)化相應的流程與方案,確保后續服務(wù)能更好。預計整個(gè)項目將有2000標箱左右的貨物從重慶運往老撾萬(wàn)象。

  老撾將成為陸海新通道輻射東南亞的重要節點(diǎn)

  陸海新通道的出現,不僅改變了拉薩翁廣場(chǎng)項目的物流運輸方式,還改變了其內部的一些規劃。

  “我們將在項目的綜合商業(yè)體內,為陸海新通道設置一個(gè)沿線(xiàn)貨物展銷(xiāo)區域!狈畯┱f(shuō),陸海新通道不僅為拉薩翁廣場(chǎng)項目的建設作出了貢獻,更讓他們深刻認識到陸海新通道給老撾和沿線(xiàn)地區帶來(lái)的利好。所以,拉薩翁廣場(chǎng)項目投用后,將成為陸海新通道建設與展示的平臺。

  對于該區域具體如何打造,目前已有初步的設想:通過(guò)拉薩翁廣場(chǎng)項目集中展示中國的特色產(chǎn)品,包括新疆哈密瓜、寧夏紅酒等。同時(shí),這個(gè)區域還會(huì )展示通過(guò)陸海新通道運輸的東南亞特色產(chǎn)品,比如老撾咖啡、泰國大米、馬來(lái)西亞榴蓮等,這有助于東盟地區加深對陸海新通道進(jìn)出口產(chǎn)品的了解。

  這其實(shí)是一個(gè)縮影。

  楊琳介紹,老撾不僅與中國接壤,還與泰國、緬甸、越南、柬埔寨相連。通過(guò)老撾,陸海新通道可以很好地輻射上述4個(gè)國家。同時(shí),陸海新通道也可以將老撾作為一個(gè)重要集散分撥點(diǎn),既把國內的產(chǎn)品分撥至東南亞,也把東南亞的產(chǎn)品集中運回國內。

  丁美軍也表示,根據公司發(fā)展規劃,陸海新通道老撾公司不僅要負責老撾的業(yè)務(wù),也要拓展泰國、越南等國家的業(yè)務(wù)。同時(shí),老撾公司還要與國內的其他區域公司積極協(xié)調,為東南亞地區客戶(hù)提供最合適的運輸路線(xiàn)。

  “重慶與老撾及東南亞國家有很強的產(chǎn)業(yè)互補!崩蠐雵夜ど虝(huì )副主席希班迪斯表示,東南亞農產(chǎn)品全球聞名,這些產(chǎn)品在重慶市場(chǎng)十分熱銷(xiāo)。而重慶的汽摩、農機、手機、電腦等產(chǎn)品,在老撾甚至東南亞國家也很有市場(chǎng)。

  希班迪斯說(shuō),陸海新通道和中老鐵路的結合,讓東南亞和重慶相互投資也變得容易。比如老撾生態(tài)環(huán)境較好,產(chǎn)出的農產(chǎn)品綠色、優(yōu)質(zhì)、健康,重慶提出“33618”現代制造業(yè)集群體系,其中就把食品和農產(chǎn)品加工定義為5000億級的產(chǎn)業(yè)集群,雙方完全可以碰撞出更多火花。

  再如,在物流領(lǐng)域,包括老撾在內,很多東南亞國家都有內河港口,而重慶正在打造陸海新通道無(wú)水港,各方可以在這一領(lǐng)域加深合作,進(jìn)一步優(yōu)化重慶乃至中國西部地區與東南亞的物流路線(xiàn),提升物流效率。(首席記者 楊駿 記者 張珺)

【編輯:王婷婷】